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比利时的没落贵族,安特卫普的一段往事

2022-11-30 11:53:15 1709

摘要:初次到比利时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时中国正在开始如火如荼的改革开放。走出国门的中国人并不多,对我这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而言,一切都充满着新鲜与好奇。比利时青年迪米开车他继母的车,专程到布鲁塞尔国际机场接我。迪米的父亲曾经是当地一家私人企业主...

初次到比利时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时中国正在开始如火如荼的改革开放。走出国门的中国人并不多,对我这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而言,一切都充满着新鲜与好奇。

比利时青年迪米开车他继母的车,专程到布鲁塞尔国际机场接我。迪米的父亲曾经是当地一家私人企业主,在他上初中时,父亲因诈骗被关进监狱。从此,他和妹妹就与继母相依为命,直到他大学毕业,加入一家当地的国际贸易公司。

从布鲁塞尔驶往安特卫普的高速路上,迪米指着远处一座由高墙电网围起来的楼房对我说,我父亲就关在这里,条件很好,还有电视看。

安特卫普是比利时第二大城市,属于南部的佛莱芒语区,曾经是世界数一数二的港口,也是全球最大的钻石切割地。每年大批的裸钻石头,从世界各地被运到这里,经过切割加工,再通过国际大珠宝商销往世界各地。因此,这里聚集了大批因钻石而发家的富豪,其中以犹太人居多。他们的房子都集中在安特卫普的富人区,各个盖的跟宫殿一般豪华气派。

那晚,迪米请我吃饭时,他的女友茜茜,继母凯瑟琳,以及妹妹安娜作陪。大家好奇的打量着我这个远道而来的东方客人,依次跟我拥抱亲吻面颊。看到我不大适应这种礼节,安娜一边对我双手作揖,一边笑着说,她看过成龙的电影,中国人见面都这样问候。

就餐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酒吧,点着蜡烛,光线昏暗,顾客很多但非常安静。凯瑟琳指着炸薯条说,比利时的薯条全世界最好吃,不应该叫FRANCH FRIES ,应该叫BELGIUM FRIES.

那时,安特卫普给我的印象是阴冷,雨多,酒吧林立,教堂众多,灯火阑珊,行人寥寥。整座城市古老而寂静,满城弥漫着香醇的咖啡和浓郁的奶酪味道。

第二天上午,迪米带我去见他的老板米歇尔。三十多岁的米歇尔是比利时贵族,也是一名法拉利赛车手。在他父亲的公司做总经理。那时,苏联解体不久,很多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搞市场经济改革,米歇尔家族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在全球的东欧国家和中国开分公司,拓展业务。米歇尔希望我和迪米一起,主持中国市场的工作。

谈完工作,米歇尔带我去一家比利时贵族与富豪聚集的酒吧喝酒。这是一家古堡地下室改建的酒吧,进门的客人都要脱掉鞋子,把其中一只鞋放在一个筐里,然后用绳子把装鞋的筐高高挂起来。米歇尔说,等你结账离开时,酒吧服务员要检查客人是否把酒喝完,否则,你只能光脚离开。当时,给我吓得拼命的喝,无心顾及其他。

比利时除了钻石,还有巧克力和啤酒闻名世界。有著名的时代,督威,,智美,粉象以及教士等2500多种口味的啤酒,还有世界闻名的高迪瓦和金象等巧克力。各具特色,口碑极佳。

因为是港口,就会有很多船舶停靠,有船舶就有水手。于是,在安特卫普的中国城附近,有几条属于红灯区的街道。橱窗女郎应运而生,她们来自世界各地,在一个挨着一个的,亮着粉色灯光的窗口,搔首弄姿以此招来那些远航的水手们。米歇尔俄罗斯分公司经理希万斯基的家,就紧挨着红灯区。许是近水楼台的缘故,希万结实了几个橱窗女,结果被老婆逮个正着,便毫不犹豫的起诉离婚。米歇尔说,这个离婚使得希万几乎倾家荡产,从此一蹶不振。

而米歇尔的婚姻,确实沿袭贵族传统。在父亲的安排下,他娶了同城一家珠宝商的女儿。他的婚姻不仅给予他美貌的妻子,还有巨额的财富,强强联合,皆大欢喜。

如同欧洲众多的传统富豪一样,米歇尔风流倜傥,自信满满,游走于欧洲的上流社会,收藏名马名画,开豪车,住别墅喝着上千美元一瓶的好酒。美女成群,左拥右抱。开挂的人生,令人羡慕不已。

那一年,我在比利时各地游览,看到几乎所有旅游景点的入口处的景点介绍,都是英文,法文,德文还有日文。我问米歇尔,怎么没有中文介绍?他说,也许有一天,中国富裕了,你会看到中文吧。事实上,在比利时的日子里,当地人几乎都把我当成日本人,或者香港人。中国人。在他们眼里,中国人除了会做饭,就是会功夫。

2008年是一道分水岭,经济危机席卷世界,比利时也未能幸免。那年秋天,米歇尔未能及时偿还银行几千万欧元的贷款。之后,便杳无音讯了。

去年秋天,我去欧洲旅行。经历了千辛万苦,通过无数朋友终于打听到米歇尔的消息。我再一次来到安特卫普,见到了米歇尔俄罗斯分公司经理希万。

希万在安特卫普老城区开了一家金酒酒吧GIN BAR,这是从英国流传过来的时尚。年轻人和喜欢和用水果汁和苏打水调制的金酒。上一代人喜欢的烈酒渐渐的被金酒和鸡尾酒替代了,希万顺应潮流,以此勉强糊口。我在酒吧吧台上,看到中文写着欢迎光临,很是惊讶。希万羡慕的说,中国发展太快了,每天我都有接待很多中国游客,他们大包小包买奢侈品,喝最贵的酒,比欧洲那些穷游客强多了。真后悔,当年没跟你学几句中文。

接到希万的电话,米歇尔马不停蹄的从外地赶回来见我。这一晃,就是15年。

多年以后,安特卫普风貌如初,旅游景点的文字终于增加了中文说明,钻石街一带的商店写满了中文欢迎光临。富人区的犹太人少了,增加了一些中国面孔的邻居。跟米歇尔一样,欧洲明显的落寞了。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黑色皮肤占了绝大多数,公交车里几乎一水的中东难民。

米歇尔的公司破产了,银行还收走了他的房子,马匹以及字画甚至包括他年迈父母的花园别墅。父母搬进了养老公寓,米歇尔改行出售字画,其中很多东方元素。

米歇尔与我抱头痛哭,感叹世事无常,命运多舛。那晚,我请他吃饭,记得是龙虾和忘了名字的红酒。这老哥一个人就干了两瓶,最后酩酊大醉,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喝多。

米歇尔陪我去看望了他年迈的父母,两位老人已过耄耋,少了财富,在养老院相濡以沫。

机场分别时,我将装有两千欧元的信封交给他,以谢当年知遇之恩。米歇尔流着泪挥手告别,百感交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