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厦门离成为中国的安特卫普还有多远?

2022-11-30 12:13:56 1330

摘要:记者 | 周芳颖编辑 | 楼婍沁提到厦门,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是网红的海边旅游城市。在鼓浪屿背靠西洋历史建筑拍个照,到曾厝安吃一碗热乎乎的沙茶面,从黄远堂带一份凤梨酥作伴手礼,厦门的“小清新”、“文艺风”深深烙印在大众的心里。很少有人提到厦门...

记者 | 周芳颖

编辑 | 楼婍沁

提到厦门,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是网红的海边旅游城市。在鼓浪屿背靠西洋历史建筑拍个照,到曾厝安吃一碗热乎乎的沙茶面,从黄远堂带一份凤梨酥作伴手礼,厦门的“小清新”、“文艺风”深深烙印在大众的心里。

很少有人提到厦门的另一个称号——“中国的安特卫普”。

这是2014年《纽约时报》在一篇报道中为了给全球读者介绍厦门而为它安上的名头。

安特卫普是比利时的一港口城市,因走出了被时尚媒体视作行业颠覆者的“安特卫普六君子 (The Antwerp Six)”——这是1980年代欧洲时尚界崛起的六位比利时设计师的总称。安特卫普也成为继巴黎、米兰、伦敦、纽约外的另一全球时尚核心城市。

厦门的确在某种程度上与安特卫普相似。

它们都临海,让人能联想起自由、闲适的城市氛围。

它们也都汇聚了一批独立时尚设计师。

不过,安特卫普的天然优势是那里有声名远扬的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因而源源不断涌现的新锐设计师,不断在全球时尚业内为安特卫普的名字镀金。

而厦门,用设计师品牌Ms MIN主理人兼设计师刘旻的话说,是“非刻意打造的”,更像是不知不觉间形成了能够让中国设计师“有机成长的土壤”。

刘旻是福建人,因为毕业回国后在时装品牌宝姿的厦门总部工作了一年,而爱上了这座城市轻松的人文氛围和舒适的气候环境,并决定在辞职创业时将工作室选在这里。

更具媒体曝光度的中国独立设计师上官喆,以及如万一方、刘小路等独立设计师则更多是因为家在厦门而选择在此创立品牌。

但厦门与安特卫普其实从根源上并不具备太多可比性。

安特卫普在因时尚设计闻名前,还是欧洲的文化艺术中心,因绘画艺术、钻石加工艺术、中世纪建筑等被人关注。

厦门则是一个因高新产业聚集、台商投资建厂、两岸贸易往来等而取得大幅发展的城市,近年来,又因鼓浪屿等地成为旅游热门城市。

从许多迹象看上看,厦门有心将自己与时尚捆绑得更紧,不必须成为另一个安特卫普,却至少也想冠上一个时尚新都的名字。

一方面,厦门市政府不惜财力,通过直接补贴,或是支持园区和集成平台为设计师提供租房补贴的形式支持独立设计师在厦门创业。刘旻的成衣车间就选在厦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

厦门每年也都会举办一年一度时装周,而且厦门具备让设计师愿意留在此的基础条件。

宝姿、卓雅,九牧王、柒牌、七匹狼等商业服装品牌,还有像安踏、特步、斐乐(Fila)等一些运动休闲类品牌都在厦门及周边地区驻扎设厂。因此想要在厦门寻找有经验的服装工人不算太难,而且这里的人工成本也相对一线城市低不少。刘小路创办的品牌Deepmoss就将大部分供应链都安排在了厦门及周边城市。

除此之外,厦门虽远离北上这样的时尚媒体关注中心,却也因此给予设计师更多潜心创作的空间。刘小路就表示,因为无需太多工作社交,因此能更专心地做自己手头的事。

但到目前,厦门距离成为一个高时尚话题度的城市还有一段距离。

根据时尚商业媒体Vogue Business发布的2020年《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即使从人均GDP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角度,厦门的居民经济实力都位于前列,但厦门整体的商业地产发展较为靠后,现有以及未来三年计划发展购物中心数量 / 面积在候选城市中均处于末位;同时,一线奢侈品牌、高端品牌和买手集合店的分布也均处于候选城市的末位。

对比之下,成都至今都没有自己的时装周,也不具备加工业、公关营销业等上下游供应链优势,却已成为了业界和消费者皆熟知的“中国时尚第三极”。

IFS与远洋太古里成为了成都的地标性存在。奢侈品牌香奈儿CHANEL曾将2018早春度假系列复刻大秀带去了成都,而最近时尚电商FARFETCH也在成都举办了一场线下快闪活动。

成都与厦门有相似的地方,成都的成功经验对于厦门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与厦门一样,成都是著名的旅游城市,有火锅、熊猫,也有休闲的城市生活氛围。而成都还是中国西南地区的中心城市,其对于周边地区的辐射能力出众。而中国的东南地区缺乏这样的核心辐射城市,厦门极具潜力。

一座城市想成为时尚之都,整个城市的文化氛围、消费场景、产业结构,甚至是生活方式都需要相互联动。“时尚之都”是一座城市整体印象的输出,从来都不只是关乎“时尚”、“时尚品牌”或是“设计师”本身。

成都的时尚影响力提升,离不开引入IFS及远洋太古里的决定。成都借助着这两个商业地产项目引入了多元的品牌,普及了所谓时尚的生活方式,重塑了城市的文化氛围,教育了本地及周边地区的消费者,也优化了自身的营商环境。

成功的招商引资让这座城市产生了超越政府行为之外的许多可能。就像成都的政府机构并没有举办官方的城市时装周,但是IFS和远洋太古里主动举办了不少活动、展览。2019年,成都IFS就与巴黎圣日耳曼德佩委员会(Le Comité Saint Germain des Prés)“国际友好街区”结盟,并借机举办了一系列国际活动。界面时尚在此前的报道中亦提到,IFS的开发商九龙仓在成都项目的艺术类投资上超过一亿元。

不过,比起成都,厦门有自己的时装周,可能会是它成为时尚之城的加分项,只是要实现这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传统意义上,时装周亦或是设计师独立办秀都会邀请业内媒体、买手出席,以便打通曝光、订货的商业通路。目前,国内外已均有成熟运作的时装周供设计师品牌选择。来自厦门的设计师品牌Deepmoss、Ms MIN、上官喆同名品牌SANKUANZ都已建立通过上海时装周、巴黎时装周等其它时装周上的展览、大秀等发布新系列的惯例。

而厦门国际时装周虽然有阵仗,但一年一度的频率,以及偏商业服装品牌展示性活动的定位,让设计师品牌没有太合适的发声机会,因而在时尚行业内引起的关注度有限。

就像12月初,2020年厦门国际时尚周初刚刚举办完毕,近170多个参展品牌中,设计师品牌所见不多。官方更是将此次时尚周的关键词定位为“运动时尚”,将斯凯奇、ellesse等运动品牌推上宣传重点。

但有一个变量正在改写设计师传统的发展模式,也让厦门打响其时尚知名度的可能性更高了些——中国发达的线上经济。

根据天猫数据,目前天猫上涌现的2000多个时尚设计师品牌中,其中厦门的时尚设计师数量位居全国前五。

这反映出的一个趋势是,那些因厦门的城市氛围、供应链优势、政府支持等原因聚集在此创业的设计师,正通过线上渠道的发力,来克服这座城市仍然存在的一些问题。

Ms MIN就是从淘宝起家。2010年在淘宝上积累了最初的名气时,刘旻自己身兼数职,即当设计师又要当模特,还要负责网店销售,但也是这段经历让她在摸索中不断成长,给品牌和设计风格一个试验的机会。

刘旻说:“线上的消费者会很愿意跟你探讨自己的穿衣体验,分享自己的建议。”

线上的一些客户数据反馈,比如年龄段、区域、款式的浏览量等等也可以让设计师更为全面地了解这一季产品在市场的反馈。刘旻就会定期在天猫上看各种消费者的评论,并将一些线上反馈融入自己的设计中。

现如今,线上渠道的开通对很多设计师品牌已经成为了必经的一环,相当于品牌的门面。

在刘小路看来,通过线上,她的品牌因此有了更广泛的露出,其设计能触达中国几乎所有地方的消费者。像deepmoss的时装在新疆就卖得特别好,“这让我们挺意外的。”

设计师的成长需要时间。这决定了如果将城市时尚影响力的建设押注于设计师群体身上,需要经历漫长的等待。这个过程中,这座城市可能会因为设计师缺少持续的曝光,而逐渐少了关注。一定程度上,线上经济也会压缩这段时间。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